青揽月

在校逗比小透明一个

【完结】白蟒传完整版

垃圾君:

这是个王子和小美人蛇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


白蛇修行千年,理应渡劫飞升。


然而却没有。


他去问了隔壁的狐狸,他也是道行到了却没有渡劫。


大家都是白的,自然相互多照顾一点。


“我是尘缘未了。”梅长苏说“尘缘你懂吗?就是……”


“行了行了我懂!哪怕我八百年前吃了人家一块桂花糕没有给钱这都叫尘缘未了。”


奇怪,一只白狐狸却姓梅。当然白蛇也没有什么立场说别人啦,他姓蔺。


他居然不姓白,这说不通。蔺晨站在原地陷入了深深地思考,自己假如改姓白是不是就能飞升了。


这有什么说不通的,要按着这个道理,狐狸该姓胡才是。


“我要睡午觉了。”白狐狸用尾巴指着自己的洞口“出口在那儿。”


可不是姓胡呢!


蔺晨晃晃悠悠地游了两步回头:“长苏~你一个人的时候会唱歌吗?比如‘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什么的?”


很久以后蔺晨也没弄明白梅长苏为什么要对他说“鸽吻”,有狐狸在琅琊山哪里还有鸽子啊?


好在他并不是很着急渡劫飞升,所以每天继续吃吃喝喝睡睡长胖。


然后某一天他躺在草丛里晒太阳的时候,青年纵马而过……就被……绊倒了。


“怎么了?你没事吧!”蔺晨表示很抱歉。


但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他道歉的时候,是原形。


你知道一个人在家没事的时候谁化成人形啊,多累啊。


“……没事,多谢挂怀。”青年爬起来,很有礼貌地回了礼。


然后晕了过去。


白蛇很过意不去,只好把人带去自己家等着醒过来。一路上遇到不少熟妖跟他热情地打招呼:“蔺晨~买零食回来啦!”


没素质。


现在的妖怪真是越来越没有素质了。


唉~少阁主今儿怎么不理人呢?


“公子你终于醒了!”


萧景琰盯着面前的白衣男子看了好一会儿:“你是那条白蟒吧?”


“呵呵呵你一定是误会了,我看你晕倒在路边就……”


“你是那条白蟒吧?”


“是白蛇!白蛇知道吗?什么白蟒!”


白蛇很惊讶,觉得青年能一眼识破自己的化身,定然不是凡人:“敢问公子是何方圣神?实不相瞒,我其实是此处修行千年的白蛇。”


这剧情进展有点快啊。


萧景琰被夸得有点开心,于是咳嗽两声不说话故作高深。


其实……还不是因为蔺晨家怎么看都是个蛇洞啊!


林间隐隐传来呼唤之声:殿下~殿下您在哪儿?一人一妖心中皆大呼不妙,蔺晨尚未反应过来动作,一名锦衣少年早进了洞内。


言豫津见了萧景琰自然欢喜:“靖王殿下,您没事吧?”又警惕地看着蔺晨,伸手按住剑柄。


生怕误会萧景琰忙解释:“豫津,我折了马,多亏这位……”


“在下姓蔺。”


等等,蔺晨心道,这小孩儿是什么精?玉精?


“多亏蔺先生相救。”


言豫津心里觉得蔺晨古怪稀奇,客套了两句便拉着萧景琰要走。


“再见。”


“再见~不送。”


萧景琰都出了洞口,白蛇突然想起了自己那尘缘的事儿:“且慢!”


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自己待在这里永远都解决不了问题,不如问问这个什么谁。感觉他在人类当中还是挺有本事的,说不定就能了断这事儿了呢!


“先生何事?”


额——编一个理由快蔺晨你办得到的“我该赔公子的马才是。”


“蔺先生不必客气。”


这分明就是赖上殿下年轻貌美,啊不潇洒多金了。这种人他见多了,言豫津想,下一步就该说要以身偿债了。


萧景琰笑起来又可爱又不失风度翩翩,更坚定了白蛇内心的想法:“其实我也是可以骑的,要不……”


言豫津一阵狂咳打断了蔺晨。


来人呐!这里有人猥亵皇族!


“蔺晨你终于了要搬走了?可喜可贺。”隔壁的白狐狸也化了人形出来瞧蔺晨新买的“零食”。啊~还是买一送一的吗?


狐妖最是惑人心智。


“先生可愿随我入京?”


果然梅长苏往那儿一站,言世子腿都软了。


“殿下……”萧景睿匆匆赶到“豫津?你做什么呢?”


九尾妖狐淡淡一笑。


“好的,梅先生您冷不冷?”萧景睿赶忙脱下自己的披风。


萧景琰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目瞪口呆。


“你居然不受影响?”蔺晨打量了一番靖王殿下,心里又加了十分。


嗯!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九尾狐进京辣~大梁又要完啦~


殿下为什么不会被狐妖迷住?


因为他已经被蛇精迷住了呀(不对)


帝都最容易被妖怪觊觎,所以代代司天监布设结界严防死守。


可惜和所有故事里说的一样,没什么用。


大妖只要压制自己的力量,再加上王族庇佑,进入京师完全不会被发现。


至于怎么个庇佑法,你们自己想。


梅长苏进京之后不过数日,就把所有见过他的人迷得晕头转向俯首帖耳。


他现在叫苏哲。


苏先生现在是金陵最红的公知,啊不,客卿。


有多红呢?红得站这儿就金陵买了房。


“说起来妲己好像也姓苏。”蔺晨吃着橘子烤着火。


白狐狸啪一下就把白蛇手里橘子打掉了。


白蛇震惊地看着狐狸,这个妖怎么这样,就因为京城太冷自己需要冬眠他就这样欺负自己吗?


是的。


这段时间里,声称要报恩的蔺晨一直费劲地保持着人形,棉袄严严实实地裹着。


不仅没报恩,还消耗了恩人家许多食物。


列战英去买了两百斤雄黄刷墙,刷得眼泪都下来了。不过对蔺晨来说,除了味儿大了一点并没有什么影响。


景琰又出去做事了,好辛苦哦。


好想他。


景琰妈妈做点心也好好吃……白蛇似乎没意识到自己是为了了却尘缘而来的,现在却在背道而驰。


 “你不是想知道我选谁吗?”来问我啊来问我啊。


白蛇挪动了一下,作为冷血动物他也不能离火炉太近。前两天他还不熟悉这东西时,烤着烤着睡着了,结果醒来时觉得自己挺香。


就差一撮孜然粉或者辣椒面儿。


呜呼~千年修行差点毁于一旦,幸好靠着的是尾巴。


“前两天我是挺想知道的,但今天我没兴趣了,别说了。”


蛇五行属火,狐狸五行属木。


呵呵,没法玩儿了。


“我选了景琰。”


“哦——不过讲真你看景琰命中带火,景桓命中带木,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誉王殿下吧?”


停停停!说话就说话,怎么还打蛇呢?


“啾!”


橘子筐被狐狸尾巴扫倒,咕噜咕噜橘子滚了一地。


“啾啾——”


确定不是幻听,蔺晨和梅长苏停下来望向声音的源头。


“啾~”橘子底下压着什么。


蔺晨指尖微动,橘子被挪开,小小的拇指少年得了救。


蓝褂子、马尾,长得十分可爱“这是什么?”梅长苏好奇地看蔺晨给拇指少年疗伤。


“橘子的地缚灵。”


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懂,虽然每个字都理解但是加在一起好像完全不明白呢。


“橘子辛辛苦苦长出来,却被说难吃,这份怨恨你能体会吗?!”


狐狸完全没有在听:“飞流~飞流来看这里。”已经自作主张的起了名字。


少年醒来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顺着梅长苏的手嗖嗖两下爬上肩膀钻进了他的毛领子里。


“喂!”蔺晨抗议,我才是你的救命恩人唉。有没有良心?


梅长苏说橘子是他带来的,橘子精当然也归他。


“飞流,不要和胖子说话。”


“啾~”


白蛇姓白,那青蛇该姓什么呢?


当然姓秦~


秦般若:“白姐姐!啊不,哥哥~”


胡说我们阁主明明姓蔺。


“你少来!”白蛇很警惕,他还是一条小蛇时麻麻就告诉过他,整天没事就认哥哥姐姐的都不是什么好蛇。


青蛇美艳的面容都气出皱纹了。


“蔺晨”靖王殿下适时出现“晚饭还吃水煮蛋吗?”


白蛇欢快无比地扑过去:“吃!”尾巴一开心都扫到了青蛇。


青蛇咕噜噜滚到了一旁……救命,萧景琰这个呆头鹅摧毁了她的白月光男神。


所以说许仙去死!


唉?哪里不对。


“蔺先生,苏先生说他选我。”榛子酥塞了一嘴,萧景琰嘟嘟囔囔。


白蛇揣着手,抬眼等他继续说下去。


“可是我俩八字不合。”


“他只能选誉王兄……”撇嘴。


梅长苏的内心是崩溃的:不不不不~!他只是装装样子,谁要选那种人?


再说誉王家里已经有条蛇了,他讨厌蛇。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一件天大的好事。”


狐狸精的被动技能叫做:跟谁谁亡国。这种事情要不要说呢?蔺晨想。


“吃早饭啦~”靖王殿下拿着几个水煮蛋进来,见白蛇还睡着也没忍心吵醒,放在他肚子边上就走了。


养个爬行动物还挺好的,夏天不知道家里蚊子会不会少点?


蔺晨一醒来就感觉身下硌着什么东西,还热乎乎的呢。我看看……嗯?!


我他妈没记错的话我是公蛇吧!


白蛇慌了,慌得直甩尾巴。


不管怎么样,先偷偷摸摸孵两天吧。好歹是自己的蛋。


景琰这两天不在,刚好。


啊……这个和白水蛋好像,睡过了没有吃早饭,还是有点饿的。


吃掉?这样不太好吧。


白蛇静静地孵起来……


一秒


两秒


三秒


什么玩意儿啊~!白蛇一把用尾巴将蛋扫到一边。鸡蛋像青蛇一样咕噜噜滚到一边,撞在桌脚上。


碎了。


啊啊啊啊啊,我居然把自己的蛋孵熟了!


“蔺晨,怎么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景琰回来了。


“没,没什么。”


“蛋呢?”不知道他吃了没。


白蛇大惊:“你怎么知道?”


“我给你拿的呀。”


啊啊啊啊啊,我把景琰的蛋孵熟了。


白蛇啊,以后你就会知道,景琰的蛋这种话不好乱说的。


天气还是很冷。


为了保暖,再加上压制妖力的考虑,白蛇在京师尽量保持人形。说尽量,是因为他实在很不习惯那样,一不小心就会露出蛇尾。


也有可能是蛇尾上次烫坏了还没恢复。


“蔺晨,你是不是需要喝什么药水,然后尾巴才能变成腿?但是走路会很疼QAQ那你就不要变了,没关系的。”


唉……?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耳熟。


“那样会给你添麻烦的殿下。”


“没事!苏先生说了,你是女娲后人!”


“可我是男的!”


“老婆饼里有老婆嘛?鱼香肉丝是鱼做的嘛?麻婆豆腐是用麻婆烧的嘛?"看看这栗子举的。


麻婆表示不服。


“哦。”靖王殿下真是一个有生活智慧的人。


以及——


蔺晨见萧景琰还是支支吾吾的,便坦然道:“殿下是我的恩人,有什么但说无妨。”


靖王殿下耿直人,既然被看穿也不客气:“蔺先生我一直很好奇,所以想看一下。”


什么?


“真的是分叉的嘛?变成人之后还是分叉的嘛?”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你看我吊吗?看。


蛇精要报官了!


终于寒冬过去,春暖花开了。狐狸精的橘子精稍微长大了一点,除了“啾~”以外还学会了说“苏哥哥!”


狐狸精很是得意,邀请大家出来春游,顺便炫耀一下自己家飞流。


刚出城,迎面遇上司天监少监。


“我说近日京师气息为何如此紊乱,原来是有妖孽作祟!”眉目清冷的青年轻呵一声捏诀。


靖王殿下很紧张:“蔺晨,怎么办啊?”


看起来很麻烦的样子,交给梅长苏好了。白蛇安慰殿下:“没事的,没听人家说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没看出来你还是条湖建蛇!


九尾狐被司天监少监二话不说打回了原型。


呵呵~九尾狐你也有今天。


“苏先生!”靖王殿下十分担忧。


白蛇安慰他“没事的没事的,他那是发大招之前的准备活动。”


这种话你也就只能骗骗萧景琰了。


靖王殿下:“哦。”


“苏哥哥~”小飞流扑上去,担忧地看着九尾狐。


梅长苏:“别担心,我没事。”此事应有虚弱笑容,不过狐狸没法表现哈。


飞流怒视敌人:“啾~”


哎呦妈唉好萌,少监大人捂住了胸口。


看!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一行人趁兴而来败兴而归,蔺靖回王府,流苏归苏宅,自是无话。


以上排列纯属巧合,不代表本文的任何cp观~


过了几日风头过了,蔺晨方才提些灵草仙丹前来看望梅长苏。


有些看官会问了,怎么还用个提字儿啊?白蛇大人还真阔绰,怎么药草还论网兜子来送给狐狸精?


一兜子荠菜,可不是好东西!


老话儿说了“三月三荠菜花儿赛牡丹”。这个天东风刚起,吹得满地都是新绿。


“这两斤冰续草啊~可是我废了好大功夫一根根儿挑来的。”蛇精拿起根灵草一抖落,土蒙了长苏一鼻子一脸“感动不?”


梅宗主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蔺晨得意地摇头晃脑“感动吧~但是……”


梅长苏抓起一把就往蔺晨脸上糊:“你大爷!自己拿回家包饺子去。”


唉╯﹏╰还想跟他说要配合十个活人食用呢,看来算了。


梅长苏作为九尾狐,找上十几二十个人来愿意为他死,根本是分分钟的事嘛~


是啊~荠菜馅儿可不是得多放肉,要不太寡素不好吃。


“景琰喜欢吃芹菜猪肉馅儿的,我喜欢吃牛肉萝卜的~”四十五度角望天“长苏,你说我俩是不是注定有缘无份了?”


还无法化为人形的九尾狐冷笑:“吃你的葫芦馅儿去才是正经。”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背景音乐走一个~


“说实话,你有这份来看我的心我就很满足了,谢谢你。”白狐轻摇尾巴。


蔺晨眼珠子一转,问道:“长苏~你这尾巴怎么个说法。”


九尾狐,一条尾巴一条命。


“若不是靠他~我早就死在北境了。”


“我跟你商量个事儿”青年状的蛇妖摆弄着扇子“你这毛色忒好,又水滑油亮又厚密软实……”


打住!


“我们景琰有黑貂了,还差一白的换洗。”


呸!梅宗主一口啜不死你。


知不知道梅长苏自己穿的那件儿,都是收集平日里掉的毛攒的?


“你自己也有皮,怎么不做去?”


“我那个比不了你,经蹬又经踹,经洗又经晒的。”


从前靖王府还只是贫,自从有了蔺阁主更添了抠。


除了给殿下做衣服不吝啬,其他买烧饼都嘱咐要拣芝麻多的。


“长苏!”


“别说了~我意已决。”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软磨硬泡皆无用,最后蔺晨一拍大腿没办法,只得回去了。


还把带来的二斤…冰续草也拿回去了。


废话,这还带着根呢,多难得。


出去!”


蔺晨又一次去苏宅时被轰了出来。


“苏哥哥说,出去。”


看到自己亲手找到的小橘子精对自己这副恶行恶状,白蛇痛心疾首:“小没良心的!”


不能怪梅长苏割袍断义——注意是割袍不是断袖。


自从上次受梅长苏的披风启发,蔺晨每次来找白狐闲谈都会偷偷薅一点狐狸毛带走,然后纺毛线给景琰织围脖。


薅狐狸毛纺毛线织围脖。


要织高一点,这样就可以遮住下巴啦!


但很快就被梅长苏发现了。不愧是机智的宗主!


蔺晨你也是的,人白狐九条尾巴,你怎么能就盯着一条尾巴薅呢?


都薅秃了!


“反正都秃了,再让我扯一下呗?”


“不行!”


白蛇垂头丧气地走了。


看着那个灰溜溜的身影远去,梅长苏终于再也按耐不住,嗖嗖嗖拔光了剩下的不整齐的毛。


处女座不能忍。


想了想,舍不得手里的狐狸毛,做了朵绒花送给霓凰。


蔺晨其实无所谓~他现在攒的狐狸毛够给景琰织个围脖啦!


白蛇缠毛线时两只手绷住,尾巴一甩一甩很快就弄好了,特别方便。


当蛇真好呀。


秦般若犹豫良久,又精心筹谋,终于得到机会潜入靖王府。


青蛇这次有信心,一定要说服师哥跟自己重回灵山。


……


然后她就哭着回来了。


青蛇还当即作曲填词一首歌,歌名就叫做《织毛衣》


“我深深地爱着你~”


“你却爱着一个傻【哔——】”


“傻【哔——】却不爱你~你比傻【哔——】还傻【哔——】”


“哦哦哦~你还给傻【哔——】织毛衣~~”


靖王殿下很开心,只可惜他收到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下旬了,用不上这么厚实的狐狸毛围脖。


“谢谢你蔺晨~”七殿下抿嘴微笑的样子有一点羞涩,看起来好可爱。


白蛇很开心“你喜欢吗?下次我去捉两只兔子……”


不用不用,萧景琰连连摆手。


怎么?你不喜欢?


“我很喜欢,可是……”靖王殿下可爱的眼睛又泛起水汽“你要是受伤了,我会很难过的,就算有再多东西都弥补不了的难过。”


殿下!这可是修行千年的灵兽大妖~森林里区区几个废铜烂铁的陷阱……


白蛇点点头:“我听你的!”


青蛇的歌在大街小巷广为传唱。


可惜这首歌很快就被礼部查禁了。


梅长苏没两天就原谅了蔺晨,还带着粉子蛋来主动采访蔺晨。


蔺晨前两天刚看了李寄斩蛇的故事,有心理阴影吃不下米团子之类的东西:“你是算计到头发丝儿的人,说吧,有什么事?”


明人不说暗话。


梅长苏深深作揖:“在下想挖一条苏宅到靖王府的密道。”


“那就挖呗。”


都说了是密道:“就是想请你挖一下,你一定会帮景琰这个忙的吧?”


“挖是可以挖,但是你要做誉王的谋士。”


之前说了,狐狸的被动技能是谁当他主人谁亡国。


“姓蔺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哇~~好宽敞的地道呀!”


那是,也不看看谁挖的?


白蛇后来终于知道了,白狐所谓的尘缘未了是什么。


九尾狐善于变化,惑人心智,最喜欢变化成人类混迹其中。有一日机缘巧合,他混进了一户林姓人家。


这家的独子林殊骑马坠亡,白狐便化作他的样子,想做几日钟鸣鼎食之家的游玩。


白狐很喜欢这家的父亲母亲,喜欢白衣银甲,喜欢和那些俗不可耐的人类一起说笑……总之都很喜欢。


白狐决定在这里多停留一些日子,人类阳寿不过几十年,对于九尾狐来说不过是不值一提的消磨罢了。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若不是它有九尾,恐怕也确实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白狐不是不明白。


只是他放不下。


一切苦痛皆起源于执着,人如此,妖更是如此。


“长苏,你何必如此,看开一些不好吗?”蔺晨劝他“人死不能复生。”


但若没有执念,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若没有执念,白狐不会是梅长苏。


逆天改命,也无惧无悔。


知道了这些后,白蛇更困惑了。隔壁狐狸的故事好大场面,可是他没有这些故事啊!


为什么呢?自己不能飞升。


白狐一翻白眼,说你犯了吃戒,玩心又那么重,修个什么仙。


你大爷!


白蛇不信,还跑到庙里去求签,被方丈赶出来。


唉~


琅琊山上白蛇精,千年洞中炼此身。


妄求菩萨来点化,渡我蔺晨出红尘。


三千红尘,哪里说的清楚是哪一点绊住了你的修行。


白蛇回去后闷闷不乐的,连粉子蛋都不吃了。靖王殿下赶紧劝他:“怎么了,蔺晨?我现在是五珠亲王了,你想吃什么都行~”


想想又赶紧补充:“不能吃人!”


蔺晨委屈死了,扑在景琰怀里说明自己如何修行千年,却莫名其妙不能飞升。


殿下还是那副宠辱不惊淡定自若的模样:“这就是时机未到吧?先生也不必太过着急,越是靠得近了,有时反而看不清楚。”


“……”


“怎么了?”


没想到他家景琰竟然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白蛇决定要好好记住。


过了一会儿。


“蔺晨,你飞升了是不是就会去仙界?”


“那当然~”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这么说挺卑鄙的,但我知道你飞升不了其实心里暗自高兴的很……”


靖王殿下一脸耿直地说着自己的想法“这样我就还能每天看到你了。”


……


……


糟了。


“我完了!长苏!”白蛇在墙角盘成一盘“我完了!”


白蛇觉得自己好像动了凡心。


“完了,这下真修炼不成了。”


狐狸精无动于衷:“得了吧~你这凡心是那一刻功夫才动的吗?”


是了!志怪小说中,蛇精……尤其是白蛇精,怎么能不和人类做一做夫妻呢?


大概是此劫未满吧!


这么一想,白蛇顿时坦然了。


不得不说,年轻蛇,你这种想法很危险。


“蔺晨~~!”蛇精在院子里练剑,远远看见靖王殿下笑着唤他。


白蛇心里在犹豫是上前去呢?还是转身离去,还回他的琅琊山修炼。


“母亲说好久没给我榛子酥了,今天特地做了一大盒~”青年笑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你吃吗?”


“吃!”


去他娘的一千零八十四年两个月零九天的修行!


千年虚度岁月,不及尘世间甘苦数月。


——


——


景琰登基后,白蛇修炼更加努力了。因为他知道天子都是神族下凡,人类寿命眨眼之间,对神族来说跟玩儿似的。


要在景琰回仙界之前飞升,蛇是可以化龙的,这样才能去天上陪小哭包!


有白蛇在,景琰不会被欺负也不会不开心,就不会再被叫小哭包啦~


可是无论白蛇多么努力,他还是没有飞升的迹象。


直到萧景琰的凡胎肉体在人世停止了心跳。


“你修行早已足够,最后的考验,便是守护萧景琰人间一世。如今你福报圆满,自可脱去一身妖骨进入仙界。”


太好了!马上就能再见到景琰了。


等等“我飞升后变成了仙界的……那什么什么,还会有凡间的记忆吗?”


如此执着,如此放不下,就算飞升迟早也会再坠人间。“白蛇,你为何看不透。”


“蔺晨如何看不透了?”


“他本来就不是萧景琰,他是千年一入凡间的仙灵,真正的他从未记得过你。以前、现在、将来……都是一样的。”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样啊……这样啊……


“您刚才说他千年一入凡间,我的任务就是守护他?”


“正是。”


“那、那我还没有了断此事啊,还…我还没有资格飞升的,你们搞错了。”


景琰不记得了没有关系,他要记得。


“还有下一个一千年,下下一个一千年……”


白蛇转身。

评论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