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揽月

在校逗比小透明一个

五十度狗血梗完整版

垃圾:

“分手吧”萧景琰发了最后一条短信之后关了机。


首先是微博开始有消息流出,慢慢的各大论坛甚至报纸都开始报道大梁制药面临危机破产重组的消息。


穆青和言豫津他们几个都还想方设法瞒着蔺晨,好在这家伙最近疯了一样找萧景琰,也不上班也不刷微博打游戏了。


“你好歹吃一点儿吧,你不吃饭他也……”言豫津苦口婆心地劝“要是饿着就能见到对象,那些隔壁宿舍节食的女生早就脱单了。


“这是小浴巾亲手烧的开水泡的面!”


萧景睿看把你给稀罕的。


穆青说:”唉蔺晨回头你找你对象去,就算找到了,饿瘦了不好看他不要你了怎么办。“


对啊~蔺晨想,为了我的美貌,我不能饿着。


于是吃了四包方便面。


萧景睿和言豫津转过头来齐刷刷凝视穆青:谁让你给他灌输这种邪恶的思想来着?


结果蔺晨出去洗饭盒时候遇到了隔壁专业二傻的大表弟在学生会是一起画过宣传海报的同事的舍友。


”蔺晨你刷微博了吗?,没想到那个著名的大梁药业要破产了都,他们总裁都失踪了。今年经济真不景气你工作找着了吗?“


手中的饭盒跌落。


……


还好是塑料的。


”有什么事不能和我商量……说到底还是他不爱我,不爱我!“蔺晨痛哭流涕”景琰不要我了。“


”他也有自己的难处。“


”我不管!不管他遇到什么困难,我都守着他赖着他,不是说好的吗QAQ呜呜呜呜~“


”唉——“萧景睿叹息世间情为何物”你先把手里的AD钙奶放下来好嘛。“


蔺晨没有办法,大家都说世界很小,可是茫茫人海之中,如果一个人不想见你,总有一万种方法可以避开你。


他回了自己家。


老蔺又出差。


仿佛是标准的阅读题答案,窗外的天气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蔺晨无奈地收拾衣服关好门窗。


突然间,明明没有任何动静,他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打开门,眼前是被雨淋透了的萧景琰。


苍白的面容,干裂的嘴唇,才不是他神采奕奕的萧总裁呢!


“蔺晨……”萧景琰尽力扯出一个微笑。


说着倒了下来。


他手里还捧着刚收下来的一床毛巾被呢!小蔺手忙脚乱没办法,只好这么托住景琰。


没事的,有我在呢。


没事的景琰。


终于睡饱。


萧景琰醒来时是黄昏,也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将近一天还是两天。


蔺晨的房间,老式双人床,大概是爸妈淘汰了给他的。墙上有贴海报留下的胶带痕迹,现在只剩下一张泛黄的世界地图。


夕阳透过百叶窗。


萧总裁懒懒的撩开头发翻了个身。


Pia~


脸上就被糊了张便利贴!


……萧景琰耐着性子扯下来一看。


蔺晨絮絮叨叨写了一堆。大体是景琰……啊~如果你失忆了那我告诉你,你叫萧景琰。我叫蔺晨是你男朋友,不是坏人请你放心。你没失忆就喊我一声,我答应了说明我在家,如果我没答应,你看床头台灯上贴着的那张。


好烦。


萧景琰把便利贴反手贴床头,蒙头又睡了一会儿。


直到不得不起来上厕所。


然后顺手摘下台灯上那张:你上过厕所了吧,冲没冲?喝水的话在客厅茶几上那个玻璃杯子里,旁边有暖瓶,兑了再喝。


蔺晨自己是猫舌头,吃不了烫的东西,因此也格外注意。


萧景琰晃到客厅拧开盖子把半杯凉水咕嘟咕嘟灌下去,又倒了一杯晾着。


无所事事地环顾四周……发现……蔺晨把电视插头锁上了。


他来的时候啥都没带,穿来的那身衣服现在挂在阳台晾衣架上,身上现在穿的是蔺晨的T恤。


有点大,不过还好,刚遮住大腿上半截。


萧景琰不知道,在他睡着的这二十个小时里。蔺晨百感交集地收拾了屋子,思考人生规划未来,睡了一会儿起来。乖乖去上班,被主编骂的狗血淋头然后认认真真工作。


怎么什么吃的都没有?人家偶像剧里至少煮个粥什么的吧。萧景琰洗了个苹果用衣服下摆擦擦,一口咬下去。


门开了。


四目相对。


面对蔺晨期待地眼神,萧景琰面无表情地回应:“你就是给我留纸条的那个蔺晨吗?”


“对对对,我是——”


“我男朋友?”


“嗯!”


“不对吧。”萧景琰放下苹果一板一眼道“我怎么记得你是我杀父仇人?”


曾经的校辩论队队长哑口无言。


咕~~萧景琰的胃挤压空气发出声响。


“那个,”小蔺同学无奈地举起手中的袋子“我打包了酒酿小圆子。”


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啃苹果的男人抬眼。


“还有蝴蝶酥和榛子,因为那家没有榛子酥。”


这是什么个凑合法?


总之先吃饭吧。


“景琰……”


“嗯?”


蔺晨喝完粥扒拉扒拉头发,看着还在慢条斯理吃得很香地萧总问:“你没有失忆吧。”


“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


“我也不是你杀父仇人!”吃完饭擦着桌子的蔺晨补充一句。


萧景琰坐沙发上剥着榛子,双腿交叠放在前面的茶几上,一口榛子一口蝴蝶酥。闻言咔啦捏开一枚坚果,瞥一眼青年:“如果是我仇人,现在不可能完整地站在这里和我说话。这点你是知道的吧?”


蔺晨溜去厨房洗抹布。


围裙从头上套下来,萧景琰站在身后给他系上,修长的手指从腰际一直摩挲到臀部。弄得青年浑身紧绷,加快手上的动作收拾好擦干净手:“景琰……”


他想问,虽然不知道问也没有用,也不该问,但还是想问。


最后变成:“我们没分手吧?”


“分手炮啊~~”萧景琰拉着蔺晨的手伸进T恤下摆,轻笑。


蔺晨脸红,抽回手:“明天早饭没东西吃,我去趟超市顺便把明天的菜和你的日用品买了。”


去超市这么有意思的事萧景琰怎么能不去。


“地铁挺有意思的嘛~”萧景琰坐了一会儿待不住,拖着小男朋友的手这节车厢走到那节车厢“蔺晨我们待会再下好不好?”


其实楼下就能买到的东西,非要来市区最热闹的……小蔺同学捂着脸,心里却开心得要死,甜蜜得不行。


结果两人坐过三站,又坐回来。


蔺晨殚精竭虑思考着这世上最深刻地难题——明天吃什么的时候,萧景琰把超市试吃的都吃了一遍。


“不好吃。”


那当然,您平日里吃的那都是什么


糕点试吃的小姑娘似乎特别喜欢萧景琰,产品被给了负面评价也毫不生气,嘻嘻哈哈地同萧总聊着。


“景琰~”蔺晨废了好大劲儿终于在人堆里找到他。


男人一如既往非常正直地点头,冲销售小妹介绍:“这就是我刚才跟你提到的……”


萧景琰这个粗神经该不会跟别人说男朋友什么的了吧!蔺晨突然有逃走的冲动。


“我仇人。”


……所以说这到底是个什么设定啊?


“这么多!”


“景琰,走吧。”


不。萧景琰第一次看到超市买避孕套的货架,觉得新奇壮观无比。一面墙般的花花绿绿啊!


蔺晨小声嘀咕提醒“这里卖的,我们又……用不了。”已经有阿姨投来奇怪的目光了。


自带免疫盾牌的萧景琰拿下一盒:“这不是有超~~大的嘛?也不行?”


没用过谁知道。


说起来真是丢人,蔺晨的这些东西,全是萧景琰给他买的。


这意味着什么?


大概意味着如果他们分手,蔺晨以后连去哪里买自己能用的避孕套都不知道……吧?


蔺晨才不要在超市买避孕套!


滴——结果结账时,却还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购物车里。


收银员姐姐看看蔺晨,低头,又看看蔺晨。


干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


蔺晨被盯得有些尴尬,于是找话题说:“维尼熊很可爱啊。”


“唉~?”


“……你喜欢维尼熊吧。”难不成猜错了?蔺晨有些尴尬。因为看到这姑娘露出一截的手链上编织着POOH,看起来也不像中二的人呐。


女生语无伦次:“我、我是很喜欢维尼熊,可是身边几乎没有人知道。”


蔺晨于是说了下理由,又夸妹子可爱云云。


一抬眼发现萧景琰早走了,于是匆匆把小票零钱塞兜里,又挤出了超市。


这时候拖家带口扶老携幼来买东西的还真不少,萧景琰甩着手把街道走成了秀台,蔺晨拎着袋子絮絮叨叨地问他明早吃面还是三明治。


“对了,景琰你等一下。”蔺晨突然想到了什么。


“两杯芒果奶茶谢谢!”青年转过头来解释“很好喝的,之前我就想带给你,但是离太远凉了不好喝。”


萧景琰支在柜台旁张望了一下,说一杯就好。“这么大杯,喝不下。”说着拿了两根吸管,接过刚做好的奶茶插进去。


你先喝,蔺晨面对凑过来的杯子谦让。


“你喝那根管子呀。”萧景琰面无表情的叼起一根吸管。


不、不要!


一直到进了地铁坐下,蔺晨的脸还是红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整理一下零钱冷静一下。


“唉?”夹在收银条里掉出来一张纸条。


萧景琰手长,早一步捡了去。


“什么东西?”


“嗤——”


“优惠券么?”


“是张电话号码。”萧总展示给小蔺看,随手塞进他上衣口袋“人家看上你了,想约你呢。”


反应过来的蔺同学立刻把那张纸条扔了:“怎么……怎么会……”


“你不知道自己是很容易被人盯上的类型吗?”


“哪有!”现在人怎么这样!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有啊~”萧景琰拿肩膀撞撞他“比如我。”


虽然这么想非常自私,蔺晨还是忍不住觉萧景琰破产了他很开心。
可惜只能想想。
他还不敢问景琰到底怎么了,但没关系,他喜欢就好。
他喜欢……
“景琰,别闹。”小蔺脸通红“让我拿钥匙开门。”
萧总贴在小情人背后,双手环住腰肢在他胯部游走:“我来帮你拿吧,在哪个口袋?”
蔺晨咬牙从外套口袋里翻出钥匙。
修长的手指覆上沉甸甸的凸起“啊!是这个吧?”说着拉开拉链。
蔺晨打开门扯着萧景琰跌进去。
两个人在鞋柜旁边吻得几乎窒息。
萧景琰的手指修长灵活,足够包裹住大大的小鸽子“我们试试刚买的那个适不适合你用吧?”
这——
蔺晨犹豫了一下这算不算趁人之危。
然后他们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滚到一起了。
“不行,景琰~果然还是……”小了一点?
萧景琰不耐到的皱眉,反手把蔺晨摁在沙发上,抬腿跨坐上去“那就不要用了。”
啊?
扶着火热坚挺一点点自己坐下去的男人,难耐的从喉咙里哽咽出一点气若游丝的呻吟。
汗水浸得衬衫半湿,被褪下来堆在腰间。
“动一动~”
啊——
“我没力气了,蔺晨。”
年轻男人吻着他,环住他劲瘦的腰“那我轻一点。”
唔!呜~呜……
“景琰。”撩开他额前汗湿的碎发。
男人喘息着夹紧腿:“你好棒~我都想死在你身上了。”
这个人怎么又……!蔺晨同学只好闷头顶弄以掩饰害羞。
“耳朵都红了。”萧景琰说着凑上去含住。
猝不及防被重重顶在了喜欢的地方,一下子软了腰。
——
梅长苏
梅老师
梅副教授
今天推掉了所有的事,发动了所有的关系,找了萧景琰一天。
杳无音讯。
要说他因为集团出了状况就玩人间蒸发?梅长苏不信,他了解萧景琰不是这样的人。
事情没那么简单。
最后他想到蔺晨,蔺晨说不定知道景琰的下落。
梅长苏几经周折终于找到蔺晨家,看到门上钥匙都没拔下来。那个仓鼠钥匙扣实在太过扎眼了!一看就知道没找错。
因为梅老师本来也买了一个,后来发现撞钥匙扣就没用。
“蔺晨!”顾不上礼节,梅长苏一把推门进去。
“你知不知道景琰……”
——
“景琰~”
“啊!别…要的…要~唔嗯……”
梅长苏要瞎了。
肉体拍击,水声粘腻。
而且要聋了。
“萧景琰!”
这绝对算心理阴影吧!阴影。


哐的一声,门被重重带上,梅老师选择把自己关在门外。哗啦哗啦,钥匙扣上的仓鼠被震得乱晃。


“我去……”蔺晨捂着脸挣扎一下准备滚去浴室,却被萧景琰按住胯骨。


萧景琰难耐地呻吟搂着蔺晨的脖子:“事有轻重缓急。”


去他的梅长苏。


在楼道里等了半小时,梅老师终于忍无可忍去摁门铃。连续摁了有五分钟,蔺晨终于一脸无奈地打开门。


梅长苏现在连蔺晨最简单一个提裤子的动作都无法直视了。


萧景琰坐在沙发上,长腿架在玻璃茶几上,咬着自己嫣红的嘴唇,拨了拨汗湿的乱发调整情绪丢出一句:“小殊你来啦。”


要不要这么一脸意犹未尽和不爽!梅长苏副教授内心在咆哮。


“萧景琰,赔我眼科医药费。”


“小时候都看过,这有什么的,我有什么你没有的么?”


水牛,你变了。


萧景琰一向公道耿直:“要不你脱了给我看下,我俩算扯平。”


冷漠拒绝。这家伙从小就这样,林少主有些回忆起来,当时还不觉得,现在也不知道该形容是耿直、木讷、不通人情世故还是天然黑。


蔺晨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人第一次来家里做客:“梅老师您喝什么?”
“先去洗手!!!”沙发他是不敢坐了,梅长苏环顾客厅,终于选择跑到餐桌边拖个餐椅坐边上“说吧,怎么回事。”


“萧景桓这个人,我五哥,你知道的……”


蔺晨从厨房探出脑袋:“梅老师,景琰一般都喝白开水,我记得您平常喜欢喝碧螺春是吧?”


“嗯,泡淡一点。”


“我家没有碧螺春。”


没有你说个【】!


萧总裁拉住梅老师以免他暴打学生后继续说:“他这个人,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不装的像一点,怎么能让萧景桓出手?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出手收购大梁制药。”他现在也算混得不错,没必要做这种压上全部身家,不成功便成仁的事儿吧?


萧景琰垂下眼眸:“因为——”


“梅老师~”咋咋呼呼的声音再次打断“我打算喝高乐高,要不给您也冲一杯吧?”


“什么口味的?”下意识反问。


不!梅长苏内心在呐喊,你是学院第一男神,怎么能喝高乐高呢?


“草莓味。”他最喜欢的口味。


“不,我只喝经典巧克力味的谢谢。”


“你喝过草莓味的嘛?梅老师我跟你说……”


“我喝酱油!酱油行吗?!”看看,不发火你们是不知道当年林少爷的暴脾气。


景琰还没告诉他因为什么呢?终于可以安静说一会儿话了。


小殊已经够辛苦的了,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告诉他也只是徒增难过而已。萧景琰笑得一如既往的温和:“因为我也姓萧啊。”


小蔺捯饬了一会儿,刚好端着茶盘出来了。三个杯子依次放在茶几上:


“景琰的水。我的高乐高,还有……喏。”


一杯冰凉漆黑带着咸涩气息的液体塞到梅副教授手里:“老师,您要的酱油。”蔺同学笑得宛若一朵祖国花朵。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蔺晨弄好之后往沙发里一瘫就往景琰怀里靠,萧景琰揉揉他的头发伸手搂住,从肩膀蹂躏到腰。


“好的好的我差不多知道了,行你没死就好,我走了。”梅长苏翻了个白眼“你最近都住这儿?”


萧景琰叹一口气:“大概吧。”


“什么叫大概!”蔺晨着急。


“看你乖不乖喽~”


小蔺脸红不语。


梅老师跟你们俩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357)

  1. 青揽月垃圾君 转载了此文字